免费app看片av

  

感谢先天a后天、颓废小包子的月票和苯苯小辉、银色哈士奇的打赏。

ps:请假两天,2号恢复更新。

----------------------------------------------------------------------

吴尘一直很好奇,九婴背后那九颗机关飞蛇究竟是什么东西。如今,他总算是明白了。

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导向飞弹吗?

比起一碰就炸的飞弹,机关飞蛇要灵活的多!还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

追着鸟妖左侧的……怒峰,呼啸而去!

也难怪女妖如临大敌。在吴尘看来,如果有导弹追着他的小弟弟不放,自己多半也是鸟妖一样的反应吧。

咦?导弹导弹,是不是就是捣个蛋啊(蛋:……)!

机关飞蛇绕着鸟妖往来游弋,背后鸟首拼了老命的冥火狂喷。交织的火舌将鸟妖团团包裹。然而机关飞蛇的灵活远超她的想象。等背后鸟首锁定,酝酿,再喷出冥火。飞蛇早跑的没影了。

机关飞蛇一出,战斗的天平旋即被打破。九婴式神兵高举两刃盘蛇戟,一通狂劈。打的女妖疲于招架。再加上慕容凓的化蛇式神兵不时上前补刀,鸟妖更加险象环生。

吴尘由于身高的关系,想追着飞临半空的女妖补刀非常困难。只能用刀气去攻击鸟妖下盘。

女妖的下盘完全是鸟的形态。就和鹰身女妖类似。有一双锋利的鸟爪,长满了鲜艳羽毛的大腿。还有九条凤凰般美丽的长尾。

“去!”九婴腹中再次鸣响机簧。背后的机关鸟立刻弹出。盘旋数圈,直投吴尘而来。

载具!

吴尘双眼暴亮,双腿一蹬,飞身而起。牢牢站上鸟背。

“咦?”感觉来自机关鸟的秘法刻线顺着自己的脚掌心,一路冲关过腑,沿奇经八脉上冲入脑,最后汇于式盘点亮了数个能符,吴尘不禁童心大起。

上下左右,呈‘十’字形排列的四枚能符……似乎是wasd。四个方向键啊!

吴尘用元神拨动凸前的能符,机关鸟立刻直线冲刺!

“哇哈哈——”迎着急速逼近的鸟妖,吴尘取弓在手,一箭射出!

风矢貂尾箭一分成三,躲过九颗鸟首的拦截,骤然加速!拖着残虹。直取站在鸟首上的假面人!

咣——

金光四散,假面荡起层层涟漪。女妖一声尖啸,猛然后仰,避开式神兵的纠缠,背后九头火舌连喷,直取吴尘!

吴尘心中一动,机关鸟灵活转向。躲过了冥火的交叉喷射。蓄势待发的灵矢,又奔雷而出!

时空一抖,疾风箭已迎面扎来!

假面人浑身一颤,眉心当即被射中!

“你的箭竟能破防?!”女妖惊呆了。

“你的妖力盗自冰雪女神,而我是女神的猎人,所以你无往不利的灵气护罩,对我来说根本没有意义。”目视遍布灵矢的秘法刻线,开始向中箭的黄金假面蔓延。吴尘放心的笑了:“从规则上说,我的方术七绝并不比你的上古妖术差。”

随着遍布黄金假面的刻线又开始通过脸颊向假面人的身体蔓延,女妖顿时产生了一丝慌乱:“你,去死!”

黄泉妖刀含恨劈下,吴尘操控下的机关鸟潇洒的侧翻,用一连串的横滚躲过了黄泉刀气的连续斩击。

“咦?”不停旋转的目光,忽然发现了女妖身下的异状。

山丹百合的灵根竟然还在?

而且貌似比先前还要粗壮的触手状的藤蔓上,竟然长满了——棘刺!

山丹血百合本来就是食人花。所以藤蔓是可以吸血的!被吴尘刻成能符后,释放的灵根显然就拥有了吸收灵气反哺自身,茁壮成长的能力!

好像有个词叫顺藤摸瓜。

盘满了左侧怒峰的灵根开始伸展出一根根藤蔓,向右侧的山峰挺近,貌似已经有一条柔嫩的茎卷须(由茎变态成的具有攀援功能的卷须),堪堪够到了右峰。

女妖在两尊式神兵的合击下,疲于招架。而缠绕在怒峰上的灵根似乎也具有‘麻痹’宿主的作用,使得女妖毫无察觉。

对于灵根从左峰爬向又峰的选择,吴尘很能理解。毕竟光滑的身体,只有那个巨物比较突兀和显眼。

只是……

为什么又分出一条卷须,爬向了肚脐的方向呢?

“主人小心!”好在慕容凓出声提醒,吴尘才惊险无比的躲过了偷袭的妖刀。浑身冷汗的乘机关鸟远遁。

女妖正要追砍,刚刚被逼退的北宫湫又一戟斩来!

咣——

火星爆射,迸溅如雨。

女妖正要发狠,不料身子一斜,竟猛地沉了下去!

只见,站在左侧三颗鸟首上的浑身被秘法刻线刻满假面人,哀嚎着化为流光,被传送入了炼妖炉内!

失去假面人的操控,狂性大发的鸟首,拍打翅膀的步调立时凌乱。甚至和相邻的翅膀重重撞在一起!此情此景,正如书中描写:“当飞时,十八翼霍霍竟进,不相为用,至有争拗折伤者!”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吴尘先催动炼妖炉,炼化新鲜入炉的三个假面人,后用元神向两位式神传音道:“助我先打假面!她们是鬼车的神性!一旦失去神性,兽性大发的鬼车空有一身本领,也会因各自为政,不相为用而自取灭亡!”

“明白!”两位式神一左一右,杀奔过去。

吴尘脚踩飞鸟,俯冲追上。比起两位式神。女妖更忌惮拥有方术七绝的吴尘。冲他仰头喷出一口鬼火!

仿佛翻涌的浪花,不断膨胀的鬼火内,阴风阵阵,群魔乱舞!

“黄泉幽魂?”吴尘反手取下法杖。迎着漫无边际的幽魂,使出了旋风咒!

但见一道旋风从上而下,呼啸卷过。

来自黄泉的幽魂,仿佛拉长的鼻涕虫,被旋风呼啸卷入。即刻变成薪柴,助长了龙卷旋风的嚣张气焰!

吴尘乘着飞鸟。躲在越滚越大的龙卷旋风之后,加速向女妖冲去。

眼见龙卷旋风向自己卷来,女妖猛然吸气,一口冥火还没来及喷出,就被北宫湫神龟乱舞般的戟法打断!虎口一麻,左手妖刀脱手飞出。正要横右刀去架。却被慕容凓一鞭抽飞!

中门大开,眼看两刃盘蛇戟破胸而来,背后两个鸟首猛然前伸,一口咬住了盘蛇戟!

锵!!

火星迸溅。鸟喙崩裂,满嘴飙血,僵持间,龙卷旋风当头将女妖卷入。

满身幽冥鬼火被龙卷旋风一股脑的吸入。虽说吞噬了女妖大量的妖气,却也阻隔了两位式神的攻击。

风暴中心的女妖强行鼓起二十羽翼,奋力扇翅!

妖风从内向外,重重撞上龙卷旋风,两股风暴在绞杀中轰然崩塌,四散成恐怖气流,竟将整个山头乱刀切碎!

轰隆隆——

遍体鳞伤的女妖脚底一软,站立的山头就整个塌了下去。

女妖急忙稳住身形。

就在这电光火石间。躲在龙卷旋风之后的吴尘,鬼魅的从女妖的肩旁穿越!三道风矢貂尾箭拉着残虹又射中三个假面人!

“啊——”女妖怒急,鸟首还没瞄准吴尘,九婴的战戟已迎头劈下。

挥刀击退战戟,女妖满腔愤恨的将手中刀远远掷向吴尘!

吴尘操控机关飞鸟,倒头下冲,沿着崩塌的山体极速飞掠,躲避妖刀的追击。眼看就要撞地,吴尘猛然下蹲!机关鸟双翼全张,奋力上昂。腹部免费a片软件的视频贴着雪原,箭一般斜掠而却。

妖刀毕竟不是灵活的机关飞蛇,追着吴尘直插山脚,撕碎大片雪原。

几个横滚,甩去残留在周围的风压,机关鸟加速飞向山顶。

三个被秘法刻线格式化的假面人,化为流光投入炼妖炉。此消彼长,鸟妖溢着神光的双眼,渐渐浮起一抹猩红。显然,这是兽性大发的标志。失去了神性的驾驭,女妖越来越多的显示出兽性的一面。

等吴尘飞上五朵山顶,女妖已经失去了飞行能力。因为,毫无团队精神和配合意识的六个失去了驾驭的鸟首,虽然不停拍打着翅膀,想重回天空。却各自为政,频率完全不在一个拍子上,别说飞起来,互相之间差点打起来!

又凝聚起两把妖刀的鸟妖也顾不了这么多了,正与两尊式神兵苦苦鏖战。

吴尘还发现,貌似灵根已经完全占据了右侧的怒峰和肚脐下的私密处,组成了一套充满了自然气息的绿野仙踪藤蔓比基尼套装!貌似与一般的比基尼不同,那些长满了荆刺的粗壮藤蔓,还在不停的蠕动着……

咕咚!

脑海中走马灯般闪过各种相似画面的吴尘,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

尤其是看到女妖双腿明显在发颤,华丽的羽毛都被打湿时,吴尘对鸟妖的能力表示由衷的钦佩。这种程度还能以一敌三,不落下风。顽强的意志品质,不愧是上古凶兽啊……

女妖自己事自己知。

浑身酥软,心跳加快,热血奔流,视线模糊,不受控制的痉挛……虽然强迫自己专心对敌,可拼命凝聚起来的元神却像流沙,飞快的从指间流逝。

又与慕容凓重刀互斩,震动从握刀的虎口一路传递,瞬间麻痹了半边身躯。

“嘤!”再也忍住不的鸟妖颤抖着牙缝,吐出一丝娇吟。化蛇式神兵内的慕容凓微微一愣,而九婴内的北宫湫却杀气激增!

两刃盘蛇戟往胸前一横,人如陀螺,呼啸卷出!

盘蛇戟锋利的戟刃竟连成一圈圈耀眼的银芒,环环垂落的银芒猛地一抖,恰如群芳吐蕊,银色花瓣次第开放!

天威震曜,风云变色!

面对这朵怒放的雪莲,心浮气躁,意乱神迷的鸟妖根本无力抵挡。一个照面,双刀脱手,跟着被拦腰卷入!

一时血崩如雨!(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