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有红色猫咪发一下

  

呼啦——

纳兰奇等人猛然冲出餐厅,吓了张大胜两个老婆一跳,直接征在了原地。

“滚远点!”

纳兰奇冷喝一声,大有不让开便一巴掌抽飞的架势。

没敢吭声,张胜利的两个老婆连忙退到一旁,一脸的惊骇。

“哗!”

餐厅门再次被拉开,挨了一记耳光的张大胜追了出来。

“大……大胜,怎么回事?”

大老婆见张大胜脸蛋红肿,表情焦急,忍不住开口问道。

没有回答,张大胜连忙追了出去。

对他而言,就算纳兰奇等人强~暴了苗秀玲,他也不在乎,但……他怕纳兰奇等人的所作所为会激起村民的愤怒。

一旦村民愤怒,场面便不是他能控制的了——以长石村的民风,愤怒的村民很有可能会用猎枪射杀纳兰奇等人!

而一旦纳兰奇死了,张大胜用脚趾头也能想到自己的下场——给纳兰奇陪葬!

这是他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村里有不少猎户,我们要不要先去车里取枪?”

纳兰奇的六名同学都是酒精上头、精~虫上脑,其中有一人还算保持着几分冷静,担心会发生冲突。

“没事,就算给那些刁民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向我们动手!何况,我也不会给他们动手的机会!”

纳兰奇一脸不可一世,他虽然没有像纳兰轩那样走修炼一途,但自小也修炼过,是后天大成境武者,对付几个刁民简直易如反掌。

听到纳兰奇这么一说,众人都想到了纳兰家在东北的权势,也想起了纳兰奇身怀功夫,不再担心,纷纷跟在纳兰奇身后,冲向了苗秀玲家。

苗秀玲家中。

用过晚餐的叶帆被安排在一间简陋的房间里。但苗秀玲将房间里收拾得十分干净,还专门为叶帆烧了炭火。

叶帆原本盘膝坐在床上进行冥想修炼,感应到纳兰奇等人气势汹汹地靠近,停止了修炼。

正屋里。苗老和苗秀玲二人并不知道这件事,而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爷爷,我们拿大哥哥那么多钱合适吗?”苗秀玲还在为十万块钱卖给叶帆不老草的事情而无法释怀。

“是有点多了,但以小帆的性子,就算我们把钱给他。他也不会要的。”

苗老叹了口气道:“所以,我就按照你之前所说的那样,等他走的时候让他留下电话,日后若是采到珍贵的草药给他打电话,他若需要,直接来取就行。”

“大哥哥可真是好人。”苗秀玲说着,朝叶帆的房间看了一眼。

“汪汪……”

苗老正要说什么,却听到院子里的土狗叫了起来。

“小黑怎么了?”苗秀玲不解。

苗老没说话,而是眉头一挑,猛地站起身。朝屋外走去。

苗秀玲见状,紧跟其后。

就在两人走出房间的同时,叶帆也是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出了房间,置身于黑暗之中,皱眉看着院子门口。

“砰——”

稍后,就当苗秀玲走到土狗小黑身旁,安抚小黑的时候,纳兰奇七人气势汹汹地来到院子门口,只见纳兰奇一脚踹在木制的院门上,直接将院门踹得散了架。

“汪!”

土狗小黑闻声。纵身一跃,扑向闯入院中的纳兰奇等人。

“小黑,回来!”

苗老见状,连忙出声制止。

“畜生。丝瓜草莓向日葵芭乐黄瓜小猪鸭脖算你识相,否则我一脚踢死你。”纳兰奇酒气冲冲地说道。

“你们干什么?”

苗秀玲原本就对纳兰奇等人的举动很不满,此时再听到纳兰奇的话,当下气鼓鼓地说道。

唰!

随着苗秀玲的话音落下,纳兰奇等人纷纷将目光落在她的脸上,目光中闪烁着邪~淫的光芒。那感觉恨不得立刻将苗秀玲就地正法了。

“小妞,纳兰少爷看上你了,想让你过去陪酒。”

“不光是陪酒,还有陪床。”

“陪什么陪啊,直接包养了算了!”

“哈哈……”

纳兰奇的六名同学先后调侃着,旋即便发出淫~荡的大笑。

“老爷子,只要你孙女跟我走,等到了城里,我给她买房买车,让她一辈子穿金戴银,享受荣华富贵!”纳兰奇也开口了,话虽然不龌龊,但望向苗秀玲的目光更加的邪恶。

听到纳兰奇等人的话,苗秀玲气得脸色发红,胸脯直颤。

这一幕,非但没有让纳兰奇等人打消念头,反倒是激发了他们的兽欲,其中两人眼睛珠子都瞪直了!

“我们不稀罕!”

苗老怒不可止道:“另外,我警告你们,不要以为你们是城里人就可以欺负我们乡下人!”

“哎呦,老杂毛,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吧?”

纳兰奇怒道一声,脚下一动,箭步上前,一巴掌抽向苗老。

“嗖——”

不等纳兰奇的巴掌落到苗老的脸上,叶帆纵身一闪,从黑暗中掠出,宛如一座大山一般挡在了苗老身前。

唰!

叶帆右手一挥,宛如探囊取物一般,瞬间抓住纳兰奇的手腕,像是一把钢钳一样卡住,令其动弹不得。

“你……你是谁?”

突如其来的一幕,令得纳兰奇脸色一变,酒也是醒了几分。

“嗷~”

回答纳兰奇的是土狗小黑愤怒的吼叫!

一声吼叫,小黑一下扑向纳兰奇,张嘴咬住纳兰奇的小腿,锋利的牙齿瞬间便穿破了血肉。

“啊——”

纳兰奇吃痛一喊,下意识要用左脚踢飞小黑。

“让你动了么?”

叶帆冷喝一声,右手发力,往下一拉。

“咔嚓——”

脆响传出,纳兰奇的手腕断裂,身子顿时失去重心,栽倒在叶帆身前。

而土狗小黑则是趁此机会,一口咬掉了纳兰奇小腿上的一块肉,回到苗老、苗秀玲身前,愤怒地盯着纳兰奇等人。

“咝~”

小腿和手腕上的疼痛。疼得纳兰奇直抽冷气,浑身像是触电一般哆嗦不止。

而纳兰奇的六位同学均是被震住了,一脸惊骇地看着叶帆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

“你……你干什么?”

与此同时,跟在纳兰奇等人身后的张大胜也被吓了一跳。旋即又猛然惊醒,一边朝着叶帆冲来,一边喊道。

他虽然恨不得纳兰奇被教训得更惨一些,但也知道,若是叶帆真的给纳兰奇造成致命伤害、或者一怒杀了纳兰奇。他也要跟着受灾,自然要出声阻止。

“张大胜,这是怎么回事?”

苗老怒目瞪着张大胜,他虽然因常年在山中采药,身体很硬朗,而且也练过一招两式,但根本不是纳兰奇的对手——刚才若不是叶帆及时出手,他绝对会被纳兰奇一巴掌抽翻在地。

“苗……苗大夫,纳兰少爷喝多了。”张大胜吞吞吐吐地解释道。

纳兰少爷?!

愕然听到这四个字,苗老脸色顿时变了。眉头完全拧在了一起。

自从五年前,纳兰家人来长石村后,张大胜逢人便吹嘘认识纳兰家的人,一来二去,苗老自然也知道张大胜口中的纳兰家是从满清时候传下来的,在东北根深蒂固、权势滔天!

“小子,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你识趣的话,最好还是放开我,并且自断手脚认错。否则,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们纳兰家也不会放过你!”

察觉到苗老眉目之间流露出的担忧和恐惧,纳兰奇强忍着身上的疼痛。怒目瞪着叶帆,赤~裸~裸地威胁道。

“我不喜欢被人威胁。”

叶帆松开手腕,居高临下地看着纳兰奇,一字一句道:“曾经威胁我的人,要么死了,要么在死亡的路上。”

“呃……”

耳畔响起叶帆的话。感受着叶帆身上流露出的杀气,张大胜、苗老和苗秀玲三人都怔住了。

尚且连他们都如此,何况纳兰奇等六人?

其中,纳兰奇的六名同学则是吓得目瞪口呆,而纳兰奇则是满脸惊恐地看着叶帆,语无伦次道:“我……我们纳兰家是东北王!在东北从来没有人敢招惹我们纳兰家,你确定你要与我们纳兰家为敌?你虽然会功夫,但我们纳兰家是武学世家……”

“你的话太多了!”

叶帆冷声打断纳兰奇的话,然后右脚紧绷,脚尖宛如一把钢刀,化作一道幻影,正中纳兰奇的两腿间。

“嗷~”

惨烈的叫声传出,纳兰奇宛如被踢中的足球一般,腾空而起。

“砰!砰!”

纳兰奇身后,两名青年来不及躲闪,便被撞翻在地,肋骨断裂。

哐——

旋即,纳兰奇的身子狠狠地撞在了后方的门框上,重重摔倒在地,蜷缩在一起,两腿间血流不止,完全昏迷了过去。

只是一脚,叶帆便让纳兰奇变成了太监!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得张大胜眼睛珠子差点没蹦出眼眶!

他呆呆地看着叶帆,那感觉仿佛在问:难道他不怕纳兰家的报复么?

除此之外,其他四名没有受伤的青年也是瞪大眼睛,满是呆涩地看着叶帆:纳兰奇不是说纳兰家在东北呼风唤雨么?为什么眼前这个人完全不将纳兰家放在眼里?

“给你们三分钟,带上他们滚出村子!”

叶帆缓缓开口,给出答案。

“咕咚!咕咚!”

再次听到叶帆的话,剩下那四名青年吓得酒意全无、心神颤抖、喉结蠕动,当下迈动僵硬的双腿,心惊胆战地将纳兰奇和另外两名青年扶起。

“等等!”

稍后,就当四名青年准备带着纳兰奇三人离开时,叶帆突然开口道。

唰!

除了昏迷的纳兰奇外,其他六名青年脸色齐变,身子像是被施用了定身术一般,瞬间定在了原地,一动不敢动。

“等他醒来后,转告他,如果他敢事后报复苗老和秀玲,纳兰家族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叶帆再次开口,声冷如冰,宛如阎王审判!

……

……

PS:祝所有兄弟姐妹中秋快乐,阖家团圆!

最后,时值中秋佳节,疯狂孤家寡人,连月饼都没得吃,哥们姐们来几张推荐票、月票安慰下吧~

。(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