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官方最新版网站

  

感谢小白元老、zhenghang、逆袭的肥宅、颓废小包子、神话之龙、tianyuan的月票。

ps:祝大家跨成人抖音app免费下载年快乐~三更就订阅求打赏~~

———————————

原来她就是挑战者,沃伊德。

“我也很好,母后。”打量着母亲臃肿的身躯,沃伊德平静的开口。

“你这次来,是为了什么?”母后笑着开口。

“我……”沃伊德欲言又止。

“一个声音。”母后替她把话说完。

“两个声音,母后。”沃伊德急忙纠正。

“哦?”母后似乎来了兴致,这便轻轻抬起硕大的头颅,将暗淡却充满了睿智和目光,投向自己的女儿。“说说看。”

“一个声音让我臣服,另一个声音让我反叛。”沃伊德平静的声音中透着一丝失控的焦躁:“母后,我想听听您的意见。”

“不,沃伊德,我的女儿。你不是作为一个倾听者而来。你来这里是为了更加坚定自己的选择,仅此而已。”没有比母亲更了解自己的孩子了。

“那么,母后已经知道我的选择了?”沃伊德轻轻抬起脸颊。将一片虚无的五官对向盘踞在大厅里的臃肿而衰老的母后。

“是的,沃伊德。我们的诞生是这个星球的原罪。违背所有自然规律而生的龙群,是世界的毁灭者。我们贪婪、强壮、尖牙、利爪、盘旋在天空之下,喷出一束束毁灭的烈焰…我们可以永生不死。我们可以单性繁殖,我们能够将这颗蔚蓝的星球淹没在无尽的火海,在灰烬中自相残杀……这也是我们的罪与罚。地球已经被我和我的亲族毁灭过一次。现在,同样的选择也摆在了你们的面前。”

“母后似乎有话对我说。”沃伊德不为所动。

“去见见世界之巅的亲族。尤其是龙群中唯一的男人。去吧,在你做最终的决定之前……”

“那么,再见,我的母后。”

“再见,沃伊德。”

珠峰基地。

吴尘又被麦芒掠过掌心的刺痛惊醒。

这次没有冒然坐起。而是轻轻按住被褥,缓缓侧身。坐在床沿。以前被龙猎人拉着淋了龙血,白白拉了仇恨。如今时不时沾染龙血,却抵消了与龙族的仇恨。

究其原因,无它,此血非彼血。

感受到吴尘苏醒,tt40立刻调高了温度。站在嵌在山体内的落地幕墙前。俯瞰着暴风凛冽的冰冻高原,吴尘有些急切的想让城市私有化的进度条快些走完。

虽然日子并不久,可是他已经很想念新香港的一切了。

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火龙帝国会开启第五纪冰期,将地球变成一颗冰冻星球。

吴尘有时候不禁思考,一次次的毁灭重启,究竟有何意义?

如果像以前玩游戏那样。只求个爽快,吴尘不必如此。然而置身在庇护所的世界,透过现象追寻本质,无非是利益和得失。

即便是守护神,也是有追求的。不然他也到不了这个程度。因为永不满足的贪欲是推动一个人不停向上的齿轮。能够成为八星神王,他内心的不满足一定无比强烈。就像《命运规划局》里的男主,质问守护天使,为什么要夺走自己最爱的女人。守护天使回答说。因为如果不那样做的话,男主就会和女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而这种幸福会让他感到满足。于是就会失去进取心,无法连续赢得人生中接下来的四次竞选,成为美国总统。

于是,没有爱的男主,才会用野火把自己空荡荡的内心填满。

再回到火龙帝国的世界。问题来了,世界的守护神一次次的毁灭和重启地球,究竟想干什么?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

即便只是玩耍,也需要一个正经的理由啊。

嗯,下一次见到李显知的时候,一定要问问看。

当然,最好不要有下次。

时间还早,吴尘洗了个雪山温泉浴后,穿上殖装,乘高速电梯下到了珠峰城市。

暴风雪仿佛一片片燃烧的羽毛,在与能量膜接触的瞬间,嗖的一声气化消失。已经全面转化成生化能的城市能源体系,保证了充足的能量供给。

距离太阳升起还有一段时间。此时的城市正陪着人族一起酣睡。路上行人很少,吴尘又披着厚厚的斗篷,三三两两的路人没能认出敬爱的萨格大人。

转过一个街角,气派的火车站正矗立在靠近城墙的边缘,占据了好大一片空间。

和所有的珠峰建筑一样,这座用条石砖、合金钢架和各种复合材料以及高分子膜结构建起的火车站,充满了末世独特的美感。入口守卫森严,用一种看不见的方式一路陪伴着吴尘的tt40,悄悄开启了门禁。让吴尘一路无阻的走进了候车大厅。

原本应该空荡荡的候车大厅,此时却横卧着一截长长的火车头。火车头悬浮在一段特制的钢轨上。火车民中的技术专家正围着列车,热切的讨论着。

目前已知的磁悬浮有三类。

一是常导电式磁悬浮,二是超导电动磁悬浮,这两种磁悬浮都需要用电力来产生磁悬浮动力。而第三种,就是吴尘眼前看到的永磁悬浮。它利用特殊的永磁材料,不需要任何其他动力支持,就能令火车浮起。

所谓永磁材料,就是指一经磁化即能保持恒定磁性的材料。

这条永磁合金钢轨正是由纳米虫根据tt40储存的来自新香港的技术资料,刚刚建造完毕。用于验证磁浮列车的可行性。

“大人。”见吴尘走进来,一群人急忙行礼。

“怎么样,进展如何?”吴尘含笑回应。

“大人,如果磁力只作为浮力。完全没问题。如果再分出一个向前的推力,去推动火车,就不足以支撑满负荷运行了。”原来难点在这里。

“推进力无需大家担心,生化能推进器正在加紧研制中。”吴尘给众人吃了颗定心丸。

“那真是太好了!”一行人顿时喜形于色。

吴尘举目四望,没有看到曾倩,于是问道:“你们首领呢?”

“首领在车库。这些天一直在清扫封存的t222车厢。”

“好。我去看看。”吴尘笑着跟众人道别。

目视吴尘走进通往车库的通道,众人这才纷纷回过头来,调整技术方案,开始了新一轮的压力测试。

等吴尘走进一节依稀透着灯光的车厢时,曾倩正单膝跪在车座,紧绷着另一条腿。卖力的清扫着茶几底下的垃圾。

听到脚步声,曾倩下意识的回头,见吴尘已经走进车厢的。于是笑着问道:“醒了还是没睡?”

“睡了又醒。”吴尘坐到了她的对面。

“还是有些不适应吧?”放下拖把,曾倩打开热水杯,喝了口甘甜的冰川水。

“是有些不适。”吴尘下意识的攥紧了拳头。

手掌刺痛未消。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显然与自己的梦有关。

成为半神后,吴尘很少做梦。因为那种不受控制的‘精神溢出’。不可能发生在精神力强者的身上。

因为吴尘有一个强大的小宇宙,储存着他全部的精神力。

“你手怎么了?”曾倩发现了吴尘的异状。

“没什么,就是有些刺痛。”吴尘笑着解释道。

“我看看。”曾倩不由分说,把吴尘的右掌抓在自己手中。用自己长满老茧的手掌,轻轻搓揉着吴尘的手心。女人满是老茧的手掌,与靓丽的外表完全不符。双眼中的少年老成,也和年轻的容颜很不相符。

别说,刺痛真的消失了。

“怎么做到的?”吴尘完全找不到理论根据。

“你呀。还是吃的苦太少。手掌嫩的都能搓出水来……说起来,这些天一定很辛苦吧。”说着女首领语气一转:“背负着这么多人的希望,一定很辛苦吧。”

吴尘顿时心中一暖:“还好,习惯了。话说回来,年纪轻轻就成为整个铁路民的首领,这些年你也一定很辛苦吧。”

曾倩笑着呼了口气:“就像你说的,习惯了。”

吴尘也笑了。

正要开口,警报忽然响起。

“兽人!”两人猛然站起。

等吴尘冲上城头,冰原已被密密麻麻的兽群占满。吸取了上一次的惨痛教训,腔脊自爆鼠没有去钻墙根,而是抱成一团团,被比上次射程更远的投石车远远的抛向了城墙!

投石车依稀能看出是辆油罐车的轮廓,身上包着厚厚的钢壳,钢壳外裹着胡乱拼凑的蒙皮。然而就是这些胡乱拼凑的蒙皮似乎对动能武器拥有谜一般的抵抗力!

虽然被电磁机炮轰的支离破碎,然而投石车却硬是撑下了数轮炮击,投掷出去大量的腔脊鼠!

密集的防空炮火立刻响彻天地。

许多鼠团当即炸碎。然而迸溅的残肢碎片却一下子让战斗变得艰难。即便是tt40也无法锁定爆炸的轨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们落向城市。变种病毒开始在城市蔓延。

被爆炸和同伴的碎肉崩进城市的腔脊鼠,拖着长长的惨绿色浓烟往来奔驰。很快,整个第一城区就被搅的乌烟瘴气。

万幸吴尘早有准备!

人族战士纷纷给自己注射了变种疫苗,投入到激烈的灭鼠战场!

最后一辆投石车被毁,藏身在冰壳下的变种兽人立刻龟缩后退,然而却没有远离。静待着被变种病毒恶化的城市,冲他们敞开大门。

吴尘必须说,这根本就是妄想!

无需喀喇昆仑的龙群,仅仅是珠峰附近的火龙,就能给这些狂妄的兽人致命的一击!

昨晚陪吴尘乱舞了一整夜的六位龙娘首当其冲!在幻影龙神的率领下齐齐跃下珠峰,凌空变形,呼啸着掠向冰原!(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