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软件不用钱

  

上午十时,白远面色阴沉地回到了位于红墙高院内的办公别墅。

“砰砰——”

白远前脚刚进办公室,秘书后脚便来到办公室门前,轻轻敲响了房门,准备请示白远今天的行程安排。

虽然白远每个月乃至每周、每天的工作行程,秘书心中早已有数,并做好了相关安排,但他每天都会请示白远。

这是他每天最重要的工作之一。

“进来。”

白远仰靠在办公椅上,闭着双眼,轻轻揉着太阳穴,眉头紧紧皱在一起。

“XX,按照行程安排,今天……”秘书推门而入,站在门口请示道。

“今天的行程安排取消,我要在这里办公。”

白远出声打断了秘书的话,连眼都没睁开,“另外,拒绝所有的约见,没有我的同意,不准任何人来打扰我。”

“明白。”

秘书飞快地回了一句,识趣地退出了办公室,轻轻关上了办公室门。

随着秘书离开,白远停止揉太阳穴,缓缓睁开了眼睛,表情极为凝重。

因为,就在刚刚结束的‘民主生活会’上,炎就叶帆的所作所为做了汇报,汇报内容与昨天告诉他基本一致。

炎声称:叶帆是炎黄组织的特勤人员,为了铲除南青洪这颗毒瘤,秘密潜入地下世界。叶帆的所作所为虽然有些过激,在华夏及全球范围内引起了巨大的议论,舆论压力很大,但其所作所为是经过炎黄组织授权的,不存在违法、违规之说——炎黄组织会就此事召开专门的新闻发布会给予澄清,并在内部为叶帆授予一等功!

而当炎汇报结束之后,其中某位参会人员在白远提前授权之下提出质疑,但其他参会人员一致同意炎黄组织的决定。

这个结果,直接让白家阵营此次精心设计的计划付之东流!

这个结果,也意味着叶家将继续稳稳地坐在华夏第一豪门座椅上。且会在接下来给予白家阵营还礼!

这不得不让白远担心,同时也有些疑惑。

首先,在他看来,炎虽然与叶家走得近了一些。但身为龙榜、神榜双榜第一、有着华夏守护神之称的炎,有着强者独有的骄傲,处事一向公正、公平,从未因外力改变过处事原则。

他不相信,炎会为叶帆身为叶家子弟及褚玄机的徒弟。便改变自己处事的原则!

理智告诉他,这里面有着他无法知道的内幕,而……这份内幕是叶帆的底牌,也是改变局势的关键,更是悬在白家头上的一把死神之刀!

再者,他虽然知道叶远山续命成功这个消息会让那些中立派的人悄然改变心中的决定,但真正让那些人做出选择的是为首大佬的表态——为首大佬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便支持炎的决定。

这让他更加确信这件事情有内幕——炎肯定在会前和为首大佬有过沟通,彼此达成了一致。

“内幕到底是什么?”

仔细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捋顺后,白远在心中问着自己。

“嗡……嗡……”

回答白远的是手机震动的声音。

嗯?

白远从思索中回过神。拿起私人手机,发现是儿子白国涛的来电。

“爸,刚才炎黄组织就叶文昊私生子前些天的所作所为召开新闻发布会,声称那小子是炎黄组织的特勤人员,秘密潜伏在地下世界执行任务……”

电话那头,身在东海的白国涛既恼火又疑惑地问道:“这明显是掩耳盗铃啊——那小子怎么可能是炎黄组织的特勤?到底怎么回事?炎黄组织怎么能这么做??”

“刚才,炎在民主生活会就这事做了汇报,会议通过了他的决定。”白远叹了口气。

“您不是说炎为人正直,不会因外力改变处事原则吗?怎么这次?”

白国涛愣了。

一来,他虽然想过炎黄组织在面对全球舆论压力的时候绝不会擅自做出这样的决定。但他没有想到,炎竟然会将这件事情拿到民主生活上汇报——那是规格最高的会议之一!

更为重要的是,他曾多次听白远说炎是一个刚正不阿的人,而叶帆的所作所为在暗中推波助澜下。在全球范围内引起了热议,舆论压力空前的大,在这种情形下,炎更不应该改变处事原则才对!

“炎这么做,肯定有原因——那小子手中有炎违背处事原则的底牌。”白远皱着眉头道:“但他的底牌具体是什么,我这边也不知道。”

“呃……”

白国涛再次愣了。“既然炎没有说出内幕,拿出一个让人信服的理由,为何会议会通过炎的决定?”

“XXX第一个表态支持。”

白远的面色有些难看,“更为重要的是,昨天傍晚的时候,叶文昊的私生子在301医院施展一门神秘的法术,为叶远山续命成功!”

“什……什么??”

这一次,白国涛是彻底惊呆了。

因为昨天叶帆为叶远山续命的事情严格保密、封锁,并未流传出去,外加白远昨晚只顾着布置应对之策了,没有告诉白国涛,白国涛并不知道这件事。

但——

他用脚趾头也能想到这件事情的意义及将引发的后果!

“这……这世上怎么可能有续命的法术?”

足足过了十几秒钟后,白国涛才从极度的震惊中回过神,但眉目之间依然充斥着不敢置信,“另外,据我所知,他的实力连豆奶视频官网白帝都不如,又怎能施展这般匪夷所思的法术?”

“我也不知道。”

白远的眉头完全拧在了一起,再次语出惊人道:“根据乌木所说,那门神秘的法术只在古书中有记载,而且只有寥寥几笔,就连他也无法施展。”

“乌木都无法施展?”

白国涛虽不是江湖中人,但也知道褚玄机,甚至因当年褚玄机的‘救世功劳’,对褚玄机的大名如雷贯耳,“爸,您确定是叶文昊的私生子做的?我怎么觉得像是褚玄机那个老家伙做的?”

“我一开始和你看法一样。但最后证实的确是那小子所为。”

说话间,白远不禁想到了昨日叶帆面对他时那副不屑的模样,忍不住叹了口气,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我们最终还是低估了那小子!”

“——”

白国涛默认了白远的话。

炎黄组织为叶帆洗脱罪行,不但叶帆自己不会有事,叶文昊的仕途也不会终止,甚至连一点影响都没有!

更为重要的是,叶帆为叶远山续命成功。等于直接拯救了叶家!

而在他们之前的计划中,叶帆是终结叶文昊仕途、令得叶家崩塌的罪魁祸首!

这之间的反差实在太大……太大了!

“接下来,事情会变得非常棘手。你千万记住,绝对不能再与青洪组织有任何关联!”

眼看白国涛沉默,白远突然开口叮嘱道,语气颇为严厉,“否则若是被对手抓到证据,后果不堪设想!”

白国涛一时无法接受这个结果,依然满脸呆涩,忘记了回答。

白远似乎能够理解白国涛的心情。没再废话,直接结束了通话。

……

华夏清晨的时候,万里之外的洛杉矶已迎来了黑夜。

青洪山庄,2号别墅,书房。

陈费廉坐在书桌前,打开对面的挂壁屏幕,接通了视频通话。

“尊……尊敬的陈少爷!”

视频通话接通,画面中出现了青洪组织在华情报负责人罗伊的面孔,他的表情看上去有些紧张,语气稍显气促。

“发生什么事情了?”

察觉到罗伊的异常。陈费廉眉头一挑,心中当下涌出了几分不安,理智告诉他华夏那边出变故了。

“就在刚才,炎黄组织召开新闻发布会……”

罗伊不敢怠慢。心惊肉跳地将炎黄组织就叶帆所作所为召开新闻发布会的事情向陈费廉做汇报。

“你确定这个消息没有问题?”

不等罗伊汇报完毕,陈费廉便一脸惊骇地打断,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那他和白家联手对付叶家父子及整个叶家的计划就彻底失败了,这……意味着南青洪白白牺牲了,没有任何意义!

“尊敬的陈少爷。我一开始也不相信事情会演变成这样,但这个消息确实是真的。”

罗伊苦着脸,小心翼翼地回道:“炎黄组织的官网有新闻发布会的视频连接,而且华夏及其他几大联盟一些有影响力的媒体也先后报道了这件事情。”

“蓬!”

随着罗伊的话音落下,挂壁屏幕突然被一道罡气击中,爆裂开来,通话就此中断。

“白家到底在搞什么?”

或许一时难以接受这个结果,陈费廉怒不可止地嘶吼着,然后立即拿出特制的通讯器,联系白国涛。

他要质问白国涛为何没有做到约定中的一切,结果发现白国涛的私人手机号码不存在,气得差点毁掉了通讯器!

因为……他明白,白国涛这是在故意躲着他!

“呼~”

陈费廉深吸一口气,强行压制内心的怒火,又拨打白国涛秘书的电话。

“嘟……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正在通话中。”

这一次,电话打通了,但很快被对方挂断,拒绝接听。

“呼……呼……”

陈费廉像是一头被激怒的野兽,喘着粗气,怒火冲天地再次拨打白国涛秘书的电话,结果发现对方关机了……

“FUCK!!”

陈费廉怒骂一声,手中罡气涌现,通讯器瞬间变成了一堆粉末,“白家这群王八蛋!!”

恼怒过后,陈费廉也明白,白家绝不会轻易放过叶帆,肯定是出了什么变故。

这让他心中充满了疑惑:“白国涛这个混蛋不是口口声声说一定钉死那小子吗?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你的牌面很好,但在底牌掀开之前,一切皆有可能!!”

叶帆血洗南青洪总部时所说的话,像是魔咒一般在陈费廉的耳畔响起。

“底牌?”

“他的底牌是什么??”

陈费廉暗问自己。

“啊!!”

没有答案,陈费廉像是发疯的野兽一般,怒吼着一掌拍出,身前的红木书桌被一掌拍碎,沦为木屑碎渣。

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

他可以接受失败,但不能接受自己像个白痴一样被叶帆玩弄于手掌之间!

……

……(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